keji_zatan
中国通信行业影响力第一的自媒体,提供通信、IT、互联网、物联网等科技领域的深度行业观察与评论,建有以业内企业中高层管理人员为主的大规模在线讨论群组,并定期组织主题线下活动。

广电的漫漫5G路(一)

【摘要】广电系真的适合在现有体系下投入5G浪潮吗?

| 科 | 技 | 杂 | 谈 |

中国通信行业第一自媒体

本文作者:钱文轩

本文来源:网优雇佣军(hr_opt)

杂谈投稿邮箱:631255063@qq.com

事件:在上周举办的“推进全国‘智慧广电’建设现场会”上,广电总局党组书记、局长聂辰席在讲话时正式公布:工信部已经同意广电网参与5G建设,国网公司正在申请移动通信资质和5G牌照。同时,广电将拿到4.9GHz-4.96GHz频段用于5G建设,以建立广电体系的内容分发平台,实现高清/4K超高清等业务。

 

其实,早在广电总局印发的《关于促进智慧广电发展的指导意见》中就已经提到:要以服务用户为中心,加快广播电视网络传播体系整体性转型升级;加快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和互联互通平台建设;加快建立面向5G的移动交互广播电视技术体系;加快建立新一代卫星直播技术体系;加快广播数字化进程。由此可见,广电参与5G的筹划由来已久,并且已进行了诸多操作和布局。

由此消息为发酵,11月28日广电题材股全线飘红,这也体现了市场对于广电参与5G建设的高度关注。

其实,自“三网融合”概念提出以后,移动运营商早已迅速地切入了家庭大屏市场,实现了电信网络、有线电视网络和计算机网络的相互渗透、相互兼容。但是对于广电运营商来说,由于牌照的限制,迟迟没有分得移动通信市场份额,本身的传统优势业务反而遭受到了严重的冲击。据统计,截止2017年我国有线电视用户总量为2.45亿户,同比减少了781.7万户,降幅达3.20%,占全国家庭电视收视市场的比重为54.81%,收视份额首次出现下降。

本人在年初时对9家广电上市运营商(天威视讯、湖北广电、歌华有线、贵广网络、广电网络、江苏有线、华数传媒、吉视传媒以及广西广电)的2017年财务数据进行了统计,发现其中净利润持续增长的只有5家,净利润出现负增长的有4家,降幅最大的广西广电净利润降幅达到-32.99%。可以说整个广电行业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,形势岌岌可危。

除了本身体制架构因素以外,缺乏移动端业务也是造成这种困局的因素之一。移动运营商通常会以打包等方式迅速占领市场,移动话费达到固定额度之后即可免费赠送宽带和视频服务,而这一点传统的广电运营商却无法做到。对于广电运营商来说,他们无法提供移动端业务,宽带出口基本也是租用,需要支付高昂的租用费,单纯依靠传统的大屏端业务根本毫无出路,而且大屏端ARUP值逐年递降也成为了一种市场趋势(上述9家公司在年报中披露ARUP值的有6家,其中所有公司基础业务ARUP值出现了不同程度下降,有4家公司增值业务ARUP值出现下降)。市场份额越来越低,盈利能力越来越弱,这正是广电运营商的困局。

所以说,发展5G无疑是一个破局的契机,但是广电系真的适合在现有体系下投入5G浪潮吗,我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的。

首先从自身架构上来说,非“全国一张网”的体系架构是造成了今天各地广电运营商一盘散沙和诸多问题第一“罪魁祸首”。网络和业务无法进行统一规划和部署,难以在全国范围内形成有效合力,甚至是面对供应商的议价能力都在这种架构下逐渐丧失。拿广电最具优势的机顶盒来说,移动、电信2018年一年的全国集采量都达到2000万台左右的规模,而广电系中体量较大的省级运营商江苏有线截止2018年第一季度有线电视用户总数才1476.58万户,在这种大额订单效应下,供应商对广电运营商的重视度和热情自然逐日而减,支持力度都跟不上更别说议价、压价了。对于5G来说亦是如此,在没有全国性统一组织和规划的环境下,网络如何建设,如何投入,谁来投入,谁来维护等问题目前都难以解答。在这种架构上,5G对广电运营商来说无疑是一个空中楼阁。

返回顶部